当前位置:纪检监察
揭秘外逃贪官的悲惨生活:用502粘牙套 整日不敢出屋
2020-07-10 03:12    
 编者按:近日,云南卫视播出了反腐专题片《“天网”下终结的漫漫逃亡路》。在影片中,一度出逃22年的中国银行昆明分行官渡支行原行长张德友现身说法,以自己的经历证明了外逃绝非出路。

东窗事发,一逃了之。某些贪官以此来逃避责任,企图逍遥法外,只是潜逃之路并不好过。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梳理出部分外逃贪官的悲惨生活,望引以为戒。


职务犯罪嫌疑人张德友(中)被带下舷梯。图片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栖身寺庙,靠种菜卖腌菜为生,用502粘牙套

张德友,中国银行昆明分行高新支行原代理行长,外逃22年。

1997年,中国银行昆明分行高新支行代理行长张德友涉嫌挪用巨额资金给他人使用,因担心东窗事发,张德友把父亲送到妹妹处,并与妻子协议离婚,写了一份辞职报告,带上3万元钱出逃东南亚。

辗转到达东南亚某国后,张德友办了当地的假身份证,由于语言不通、身份敏感,他不敢外出活动,只能选择栖身寺庙。寺庙的环境十分简陋,张德友只能靠在寺中种点菜卖腌菜和做些素食料理的收入勉强生存,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有时甚至要以教徒赠送的食物果腹,日子极为凄苦。留置期间,因上了年纪,张德友的部分牙套脱落,他希望办案人员给他一些502胶水黏粘牙套,并说他在国外的时候就是这么处理的。

相较于生活的压力,张德友说内心的焦虑、对亲人的思念等心理压力更加折磨人,父亲去世也没能见上最后一面,儿子成长未能陪伴左右。正如张德友自己所说“有苦无处说,有家不能回,有病看不起,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2019年8月21日,昆明市纪委监委在公安机关、中国银行云南省分行等相关单位的通力协作下,利用张德友潜回国内之机,成功将其抓获。走下押解车时,张德友看到了周围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看到了医院先进的医疗设施设备,再次感受到了祖国的繁荣,越发对当初一逃了之的行为悔恨连连。


杨秀珠。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藏身地下室,时常绝望哭泣

杨秀珠,温州市原副市长、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外逃13年7个月。

2003年4月20日,当时任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的杨秀珠经新加坡出逃美国。

媒体报道称,杨秀珠一到新加坡即受到黑社会敲诈。杨秀珠通过自己在新加坡的亲友买了前往美国的机票,抵新数日后即逃离。

2003年6月,当中国政府向全世界发出红色通缉令后,杨秀珠几度辗转,再次出逃,第三站选择了荷兰。据报道,杨秀珠逃到荷兰后,最后藏身于鹿特丹市一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惶惶不可终日。被捕前,杨秀珠时常一个人绝望地哭泣。

杨秀珠在荷兰请求政治避难遭到拒绝,在即将被遣返中国前夕,于2014年5月逃离了荷兰的拘禁。

逃离荷兰后,杨秀珠从加拿大坐火车入境美国。中国通过双边的执法合作联络小组向美方提供了相关信息,美国于2014年6月将杨秀珠拘押。

杨秀珠逃至美国后,被关押在纽约附近的新泽西州哈德逊惩教中心。随着时间推移,她发现连亲属的态度也渐渐发生变化,从最初支持她上诉,到试探着劝她放弃,到后来,甚至不愿再为她提供律师费和生活费。

2016年11月16日,杨秀珠主动回国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2017年7月28日,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百名红通”1号人员、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杨秀珠贪污、受贿一案。杨秀珠被控利用职务便利,侵吞公款1900多万元,受贿735万余元。在法庭上,杨秀珠表示认罪悔罪。


蒋谦。图片来源:《红色通缉》第四集《携手》截图

凌晨3点出门铲雪抵减租金

蒋谦,武汉市城市排水发展有限公司拆迁协调部部长,外逃5年多。

2011年11月蒋谦逃往加拿大,藏身夏洛特敦市。2014年年底与妻子分居后,蒋谦只能租住在一个八九平米的小房间里,为减轻经济压力,他提出帮房东铲雪以抵减租金。

“刚开始时,没有经验,早上出去晚了,加拿大冬天的雪很大,常常有一米多高。经常因为没有及时清理出车道而受到房东的责备。从那以后,只要晚上还在下雪,我一般都只是在椅子上眯一下,凌晨3点就出门铲雪,此时的温度常常在零下20多度,感觉耳朵都要冻掉了,冷风能吹进骨头里……”蒋谦自述。

被列为“百名红通人员”后,蒋谦惶恐不安,到处躲藏,处于担心、观望、顾虑、不安的状态。

据蒋谦归案后交代,永久居留延期申请被拒后,看到警察就提心吊胆。2016年8月的一天晚上,看到警车停在其租住房附近,蒋谦吓得在厕所里站了一个多小时,直到警车离开才敢出来。

2016年9月22日,蒋谦主动回国投案自首。


宁愿病死也不敢去看病

杨立虎,安徽阜阳新特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和安徽瑞泰药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外逃2年3个月。

2013年5月,为了逃脱法律的制裁,杨立虎外逃加拿大。

原以为到了国外就自由了,但现实却远比杨立虎想象中残酷得多,背负戴罪之身走到哪里都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言语不通、有病不敢就医、不敢与国内亲人联络、时刻提心吊胆怕被警察抓住……杨立虎心脏不好,血压最高的时候达到180,但他不敢去看病,更不敢拿护照去找医生开处方药。“我宁愿病死,也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潜逃加拿大期间,杨立虎整日东躲西藏,内心备受挣扎和煎熬。

“亲人挂念我,我更想他们。”为了躲避追捕,杨立虎不敢用电话与国内的亲人联系,甚至连父亲病逝也没能见到其最后一面。

在加拿大逃亡期间,杨立虎经常阅读当地的中文报纸,上网看新闻,看电视,随时关注国内发生的新闻,尤其是关于境外追逃追赃的消息,这让他更加惶恐。

2015年8月21日,在党的政策感召、法律威慑及追逃压力下,杨立虎选择了从加拿大回国投案。

2016年8月,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人民法院以杨立虎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杨立虎当庭表示不上诉。

“这是我人生中一段噩梦。都说国外是天堂,我却过着地狱般的生活!”回想起两年零三个月的外逃生活,杨立虎悔恨交加。

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
吉林省交通运输厅
松原市人民政府
页脚

版权所有:吉林省松原市交通运输局  吉ICP备05002151  网站标识码2207000015 - 网站地图 -
松原市交通运输局联系电话0438-2128758 地址 : 松原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建业路399号